年龄比他大几岁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7-26 17:05    次浏览   

那他带来的钱在哪里?老人撩起外套,解开捆腰的布带子,慢慢从后背的衬衣和裤子里面取出一个红色塑料袋。里面装了一沓钱,居然有1万元。

谈话时,老人经常会蹙起眉头,似乎身体有些不舒服。“我必须还钱了,我的时间可能不长了。”

大家赶紧和他儿子取得联系,张罗着要把老人送回去。他这次来南京,没去找儿子,而是专门来找房东还钱的。一直住在芜湖老家的他,与儿子已经有3年没见面了。

干吗要带这么多钱呢?老人说,20多年过去了,当初的300元,他也不知道利息该有多少,带足一万元,就不怕不够还了。

10月10日晚,61岁的徐月胜老人从安徽芜湖赶到南京,寻找26年前他在南京租房打工时的房东。有轻微脑梗的他,在南京街头颤颤巍巍地走了两个多小时,也没有找到原来租住的所街。附近市民告诉他,这么多年过去了,所街早就变样了,想在原地找到人,基本不可能。

市民毕先生说,老人的事情让他很感动,“房东都不一定记得这笔账,他却一直放在心上!”

后来,老徐没来得及还钱,就离开南京了,与沈庆强也失去了联系。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没还钱,现在却突然这么着急?徐月胜老人说,以前自己生活很困难,没钱还。而最近他家里的地被征用了,刚拿到了一笔补偿款。

大家都劝老人不要找了,并问他在南京有没有亲人。老人说,他有个儿子住在西善桥友谊公寓,担心记不住,他把儿子的手机号码写在一张纸上,随身带着。

带一万元是怕不够还

记者随后赶到所街一带,打听到原来的“所街1队”在所街与湖西街路口附近,但是走了一圈,只看到一片正在建设的高档小区。

昨天下午,记者向建邺区南苑街道求助,一位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后也很为难,所街1队早已不存在了,现在只有所街村,下个月也要撤村了。

“老人家,需要帮忙吗?”热心人上前询问。老人说,他是来找以前的房东还钱的。热心人很惊讶,问借了多少钱,他说是300元。而什么时候借的钱,他好半天才说清楚:“有26年了……”

征集

一笔26年前的债

老人说房东叫“沈庆强”,年龄比他大几岁,估计目前是68岁左右。

大家帮帮忙,一起找找沈庆强

“所街。”

欠债还钱,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26年,这是徐月胜的“信”;拾金不昧,不是自己的钱,再多也不能要,这是唐永远的“义”。

老人说话有点费劲,后来才问清楚,他叫徐月胜,有轻度脑梗,走路要靠拐杖,身体也很虚弱。越来越多的热心市民围了上来,老人还要颤颤巍巍往前走,被人拦住了。

老人记不得具体位置,只知道那个地方叫所街1队。可是,所街一带早就拆迁了,以前的住户都已经四处分散,现在找到所街也没有用。

老人随身带了一个布袋子,一直拎在手上。大家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药。

老人拿出一张车票,上面显示,10日中午12点50分,他乘坐7102次列车,到了中华门车站。老人说,从下午5点多开始,他就顺着马路一直往西边走,一路走一路问,结果还是走错了方向——所街在应天大街的北面,老人走到了南面的怡康街。

老人是来还债的。26年前,他向当时的房东借了300元,后来有事离开南京,两人便失去联系,这笔钱一直没还上。这次来南京,他整整带了1万元。他说,这么多年的利息不知道是多少,干脆带足了,免得不够还。“我的时间可能不长了,必须还钱了……”

昨天,记者向警方了解到,南京竟然没有一个人叫做“沈庆强”。

老人还打算继续寻找,不过大伙决定,立即把他送到儿子那里去。随后,毕先生开来自己的轿车,坚持让老人上车,他要把老人送到西善桥,交给他的儿子。

“你要到哪里找房东?”

据了解,以前所街一带都是农村,现在早已面目全非,找一个人非常困难。

10月10日晚上7点多,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走到南京河西怡康街和西城路路口,四处张望,似乎在寻找什么。

“我的时间可能不长了”

两个普通人,用他们的行为阐释了“信义”二字的涵义,也触动了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。

当初老人为何要借这300元钱?面对热心的市民询问,老人断断续续地回答说,他20多年前是在南京打工的,租住在所街,当时的房东叫沈庆强。他因为有事要用钱,就跟沈庆强借了300元。